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雪梨商學院|內鬥?逼宮?提效?揭秘京東人事震蕩內幕

  • 編輯:雪梨商學院
  • 發布時間:2019-04-16 11:01:34
  • 閱讀量:71


本文來自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董潔,編輯:舒虹


「要問現階段中國哪家公司高管的幸福指數最低,我想一定是京東。」在近期的一次內部會議上,一位京東高管這樣哭訴,他說,「20年的職業生涯,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麼大的調整和變動,這幾天我一直在失眠。」


發表完上述講話后沒幾天,這位高管就被調離了原崗位,成了京東本輪人事變動的又一粒「炮灰」。


時間倒回到2個月前,在2月中旬的集團開年大會上,京東坦誠布公地宣布,「2019年將末位淘汰掉10%的副總裁級別以上的高管」,一時間輿論嘩然。作為一家擁有18萬員工的企業,京東此輪調整的高管可能達到幾十甚至上百人規模。


在近期互聯網公司的一系列人事調整中,京東被置於風波中心。同時,作為這場自上而下的人事「手術」的操刀者,劉強東之鐵腕無出其右。


一位京東內部員工稱:「每個一級部門的負責人,最近都被老劉談了話,有的部門談完,整個消失。」


過去60天,京東裁員風波持續發酵。在職場社交平台脈脈上,關於京東「取消快遞員底薪」、「推行995或996」的負面消息層出不窮;在京東內部,一股緊張的情緒在持續蔓延。有員工這樣形容:「幾乎每個人都像剛進入職場,每天搶活干,生怕自己被辭退。」


從去年年初市值登上歷史高位,到股價一路下滑,再到劉強東遭遇「明尼蘇達」事件,過去一年多,京東從巔峰迅速墜入谷底。現在,這家電商巨頭已經到了最危急的時刻。


京東的一位高管在內部會上說,公司已經到了非變不可的時候;而一些投資人認為,調整、變化才有希望。


從高層「開刀」


京東CTO張晨成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3月15日,京東的一紙張晨離任聲明令外界頗感意外。2017年,京東對外宣稱「技術轉型」,作為CTO,張晨被視為京東轉型的關鍵人物。


但入職京東的3年多,張晨可能讓劉強東失望了。他的存在感並不高,一位接近張晨的京東人士對全天候科技表示:「CTO在京東內部早已是個虛職。」


2015年,京東對技術架構做了大刀闊斧的改革:首次把技術部門從業務部門剝離出來,成為一個獨立的技術大體系,主要分為兩部分:一是核心技術研發團隊,包括雲、大數據、AI等技術團隊;二是應用技術研發團隊,主要服務於京東商城業務,兩大團隊直接從屬於CTO大系統。


一開始,AI、大數據,雲計算等部門都由張晨負責,但後來這些業務被逐漸拆分,並有了具體的負責人。


「最後,張晨手裡基本上沒有實際業務,負責的都是內網基礎設施,甚至OA系統」,上述人士告訴全天候科技。這直接導致張晨脫離了業務一線,在京東的地位一度十分尷尬。


在去年的618啟動會上,張晨作為嘉賓壓軸出場,但他在活動上的演講PPT都是工作人員自己編的,他本人「說不出來啥」。


對此,京東回應稱「張晨此前在京東主要負責集團技術研發體系的建設,特別是IoT、信息安全、國際化人才引入、重大技術難題攻克,前沿技術研究和對外技術合作等領域,大部分都是具體業務。」


對於張晨的離職,前京東員工馬迪並不意外。「人和公司都有問題。京東在技術方向上一直不清晰,這讓CTO很難做;張晨自己則太偏學術范,在業務落地層面一直推動不起來」。


CTO張晨的離職,拉開了京東此輪「高管優化」的序幕。隨之而來的是陪伴劉強東時間最長的兩位職業經理人——CLO(首席法務官)隆雨、CPO(首席公共事務官)藍燁相繼離職。在一定程度上,這宣告了京東外企空降高管時代的全面終結。


據接近京東的人士透露,在京東內部,張晨和隆雨經常「形影不離」,「二者屬於一派,而以京東商城CEO徐雷為代表的『本土老臣』則與他們格格不入。」


在京東內部人看來,作為「邊緣」高管,隆雨和藍燁「被優化」屬於情理之中。在本輪調整前,二人在京東的地位已經一降再降。3月初,隆雨卸任CHO(首次人才官),不再分管人事,接任者為京東第二屆管理培訓生余睿。而藍燁自2015年下半年從手握重權的CMO(首席營銷官)被調任CPO后,就已經喪失了話語權。


4月9日,京東兩位高級副總裁——7FRESH事業部總裁王笑松和3C 事業部總裁胡勝利也被調離原崗位,京東給出的理由是「核心高管輪崗計劃」。


京東內部人士對全天候科技透露,王笑松的離開可能跟7FRESH業務進展不順有關。「之前一直宣揚3-5年要開1000家門店,現在已經開不下去了,今年最多30家。」截至目前,7FRESH開出的門店只有12家,遠低於預期。


在去年12月京東的架構調整中,大快消事業群被拆分,作為總裁的王笑松管理範疇被拉回到了7FRESH和生鮮事業部,這被解讀為「降級」。而此前,外界還一度盛傳王笑松將赴美團任職,但王笑松本人矢口否認。


京東此輪人事調整透露出兩大跡象:一是直接先從高層「開刀」;而在高層中,則率先選擇了相對邊緣的職業經理人。


「為什麼選擇從高層開始?因為高層是最難面對、最難推動的,這顯示了京東的決心」,一位京東高層人士評價。「而相比較徐雷等『老臣』們,職業經理人的戰鬥力又普遍不強,對京東文化的認可也不夠」。


從3月中旬至今,京東本輪密集的人事調整已經持續了約一個月,但仍未結束。在全天候科技獨家獲得的一份內部錄音資料中,一位京東高級副總裁指出:「總裁優化完成後,接下來就是總監,再往下就是普通員工,一直會持續到4月底。」


在網傳的「優化」名單中,京東高級副總裁兼技術研發體系負責人馬松、前京東Y事業部負責人於永利、前新通路事業部總經理杜爽、京東供應鏈副總裁楊平等人赫然在列。


不過在外界看來,京東的此次調整釋放出了一定的積極信號。一位京東投資人就表示,京東的調整讓他們看到希望了,「而不是再像以前一樣麻木不仁、無動於衷」。更有投資人調侃說,「如果現在哪個互聯網公司要裁員,我就覺得這個公司有希望了。」


資本市場的反饋亦然。近一個月,京東股價並未因人事地震出現暴跌,反而上漲了11%。


箭在弦上


「公司一定要變,已經到了非變不可的時候了,現在每個部門都頂著巨大的壓力」,對於此次人事調整,一位京東高層這樣形容。


現在,幾乎每個部門都在強調「拼搏精神」,「一些老員工的優秀事迹被反覆拿出來說,部門leader甚至直接喊話,『沒有拼搏精神,直接走人』。」


配合這輪人事調整,京東在最近重啟了「996工作制」,雖然不強制,但據京東員工透露,不少部門已經開始執行。


「上、下班打卡也更加嚴格,連KPI都比之前重了很多。」一位京東金融的員工告訴全天候科技,「之前雖然有KPI,但在實際業務中執行得很一般,現在每個月都要根據業務量、上線的新功能來考核。」


這是劉強東想要的戰鬥狀態。在上市前,京東一直以「狼性文化」著稱,但在開啟這輪大調整前,這種氛圍在京東內部幾乎銷聲匿跡。


對此,一位京東高層感同身受:「很多部門人浮於事,部門牆林立,大量人在混日子,越來越官僚。作為一家互聯網企業,效率變得越來越低,跟一個傳統企業沒啥兩樣。」


這樣的情況,京東曾在2016年前後遭遇過。事情的結果是,包括沈浩瑜、熊青雲在內的一大批職業經理人相繼離職,劉強東重回管理一線。


當時劉強東回歸后,京東迅速恢復了戰鬥力。2016年,在持續虧損12年後,京東終於實現了首個全年盈利。不過這樣的勢頭未能持續,隨著劉強東再次退居幕後,京東的問題再次暴露。


懶散的工作狀態嚴重影響了京東的運行效率。一位京東管培生抱怨說,「自己的項目總共15個人,但真正幹活的人只有8個。領導還經常拉小派別,說其他業務組怎麼不好。」


據其回憶,去年,京東曾大力扶持員工上報各種探索性項目,給出的政策是:湊夠8個人就可以自立門戶,項目負責人的崗位也能由T(技術)轉M(管理)


為此,很多項目組誇大自身價值,「這件事後來導致每一層的人都希望自己部門裡有更多的項目,『造』出一批垃圾領導,整個部門幾乎擴大了一倍。」


據了解,這批當年硬「造」出的探索性項目的不少負責人,在此次調整中都從總監降為部門經理,或直接開除。


在近期的一次內部會上,劉強東曾用「人浮於事、拉幫結派」來形容京東內部管理的混亂。據悉,該會議並非小型會議,參與者包括CXO、事業群SVP和VP,共有100多人,席間多位高管被點名。 


在4月12日的公開信中,劉強東再次強調,「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真正的兄弟一定是一起拼殺於江湖,一起承擔責任和壓力,一起享受成功的成果的人。」在信中,劉強東還表示,京東已經四、五年沒有實施末位淘汰制,人員急劇膨脹,混日子的人越來越多,這必須改變。


作為一家巨頭企業,京東內部的成本控制在過去幾年也愈發低效。有京東高層透露,去年一年,京東光採購伺服器的開支就高達80億人民幣。


「現在京東商城盈利的品類只有四個,其他都是虧損,這80億幾乎把四個品類的利潤全吃掉了。這就是為什麼京東不盈利,因為大家大手大腳的『揮霍』,這對組織是個巨大的傷害」。上述高層說。


管理和成本控制的混亂,直接導致了京東業績的滑坡。


2018年,京東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持續經營業務凈虧損為25億元人民幣;2017年,京東全年的凈利潤為1.168億元人民幣。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Non-GAAP)下,2018年京東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持續經營業務凈利潤為35億元人民幣,2017年則為50億元人民幣。兩項數據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


活躍用戶數的增長乏力更成為京東的隱憂。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京東平台的年度活躍用戶數為3.053億,同比增長20%,環比基本持平。相比之下,阿里和拼多多同期的活躍用戶數增速都在30%以上。


全天候科技獨家獲悉,京東過去幾個月的GMV增速已經同比跌到了20%。2018年Q4,京東GMV為5144億元,同比增長27.5%,如今這一數字進一步下滑。


對零售企業來說,現金流是生命線。如果GMV增速持續下滑,意味著京東對於供應商的議價能力將會變弱,而通過延長結款周期獲得現金流的舉措也將受到影響。


與業績下滑同步的,是京東對於技術的持續投入。在2017年的開年大會上,劉強東喊出,「未來12年京東只有三樣東西:技術!技術!技術!」京東財報顯示,2018年全年,京東技術投入121億元,同比增長82.6%。


誰是始作俑者?


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京東頻繁出現管理問題?外界對此一直爭論不休,但有一種觀點始終存在:劉強東個人對京東造成的影響。


京東成立之初就沒有「合伙人機制」,是典型的創始人「獨斷」的企業,這一基因幾乎從一開始就決定了京東的命運。


「在追求效率和執行力的零售業中,是需要一個有戰鬥力和前瞻性的老闆引導的」,今日資本創始人徐新曾這樣表示,這樣的模式讓京東在成立之初迅速崛起。但公司進入成熟期后,放權成為不可避免的選擇。此時,京東的管理問題開始暴露。


2014年5月,京東在納斯達克上市后,劉強東卸任京東商城CEO,開始加大對公司的放權力度。此前的2013年,劉強東第一次嘗試離開公司去美國學習,同時減少對業務一線的直接過問。


按照劉強東的設想,對一個企業來說,「共和國比自己獨裁要好,和平比戰鬥要好」。但事實並非如此,在放權給職業經理人後,京東曾經強調的「戰鬥力和執行力文化」迅速稀釋,官僚主義、懈怠和貪腐等問題逐漸暴露。


2016年,劉強東重回戰鬥一線,京東商城的10位主要高管、京東集團的18位高管直接向其彙報。而在董事會,劉強東手握京東80.2%的投票權。


根據《財經》此前的報道,劉強東從未真正放權。當年在美國遊學時,每次京東的早會他都會旁聽,只不過多數時候並不說話。


從2016年開始,京東金融和京東物流先後從京東主體業務中獨立出來,成為子集團。據京東內部員工透露,這幾大子集團的獨立性並不強,每次重要事件的決定權都在劉強東手裡。


在外界看來,這是一家「創始人標籤」太過明顯的企業,即使現在,京東的成與不成,仍高度繫於劉強東這個擁有至高權威的創始人身上。


這是一個矛盾的現象。


一方面,有觀點認為,劉強東的「獨裁專制」影響了京東的企業運作。在一位一號店前高管看來,京東走到這一步,一個重要原因是劉強東的高度控制和個人高調的做法,一旦出事會置公司於危險境地。因此,京東急需一個可以承擔重要角色的「二把手」。


另一方面,當劉強東一旦開始放權,京東創業初期的「價值觀」、狼性文化又會迅速走樣,公司的戰鬥力被嚴重削弱。


京東管理問題導致的另一個後果,是創新業務的屢屢失利。作為一家以零售為根基的企業,長期以來,京東在業務創新上的進展乏善可陳。一旦脫離主業,這樣的創新經常淺嘗輒止。


以智能音箱為例,2014年京東就開始布局這一業務,幾乎是中國做智能音箱最早的公司。「我們辛辛苦苦做了三年,供應鏈都跑通了,但是現在沒人記住京東音箱」,對此,一位前京東員工很是鬱悶。


相較於小米、百度以及阿里塑造的「IOT 故事」,「京東只是把這個東西當貨賣,沒有塑造粉絲效應,沒有塑造故事」,該員工說。而當京東開始意識到問題的時候,整個市場的主動權都已被其他巨頭搶走。


「在內部,我們其實也有很多創意的idea,我們不是不想創新,我們是不想犯錯誤。」一位前京東高層人士說。2017年,當這位高層離開時,發現京東已經越來越「不犯錯」了,很多業務之前一直在鑽井,「眼看馬上就要『見油』了,但沒堅持下去,撤了。」


此前,京東還曾涉及智能冰箱業務,並埋頭苦幹了3年,但產品一直未上市,也沒對外宣傳。


2017年,劉強東在AWE (中國家電及消費電子展覽會)上看到各家的智能冰箱后,甚是著急,他對京東公關部強調,要把(智能冰箱)這事兒弄大。


隨後,京東開始大搞智能冰箱的發布會,做宣傳,但采銷部門的人卻覺得這貨賣不動,「很多部門無法做到互聯互通,資源沒跟上,後來負責人創業去了,這個項目也沒做下去」,一位曾參與智能冰箱業務的京東員工說。


斷臂求生 


應對不斷蔓延的危機,人事調整之外,京東也不斷在新興業務上尋找機會。不過目前來看,效果並不理想。


2018年的年報會上,劉強東強調,2019年京東重點關注三個方向:拓展三、四線市場、企業數字化升級以及開發線下,分別對應京東的三個業務:拼購、零售解決方案服務及以「京東7FRESH」為代表的線下零售業務。


在去年12月的架構調整中,京東把拼購事業部從三大事業群中獨立出來,並任命京東微信手Q業務部總經理侯艷為負責人,直接向京東商城CEO徐雷彙報。


據京東拼購內部人員透露,以前拼購不向市場部彙報,只是配合做投放,「自己小打小鬧」。今年集團新成立了戰略業務整合營銷部,直接對接7Fresh、拼購、Toplife等新業務,會優先傾斜資源預算給成長快、潛力大的業務。 


今年2月,京東拼購開啟了新一輪的全品類招商,試圖減少對原有平台的依賴。對此,徐雷在京東2018年年報分析師會議上也提到,「除了繼續保持對拼購和微信市場關注和投入外,未來京東會重點打造更適合拼購和微信市場的供應鏈能力。」


不過從商家的反饋來看,京東拼購目前的競爭力依然不強。「一件40元上下的女裝,在拼多多上一周內能賣出300多件,而同期在京東拼購賣出去不到20件「,一位經營服飾的商家說。


為了扶持拼購業務,此前京東提升了把「拼購」的搜索權重,但是相比自營產品,拼購商品的排名依然靠後。「基本在十幾頁之後,不靠刷量根本搜不到」,一位日化用品商家告訴全天候科技。


如今在各類京東拼購群里,活躍著不少刷量團體,報價通常是,「單價100以內的傭金十塊,100-200的傭金13塊」。這對商家來說,是巨大的成本壓力。


最難以琢磨的還是京東高層的態度。


目前京東的拼購入口仍然隱藏較深,除了小程序和微信九宮格的入口,在京東APP里,用戶需要點擊「京東APP-品質時尚欄目-京東拼購」才能進入。「從去年就說要大力氣推廣,但一直沒見到實際行動,高層始終在猶豫」,京東拼購內部人員說。


拼購之外,線下渠道被劉強東視為京東未來增長的另一個來源。不過短短半年時間,線下渠道的排頭兵——7FRESH就遭遇了當頭棒喝。


4月9日,京東7FRESH和生鮮事業部總裁王笑松被調崗,這離其接手7FRESH只有4個多月的時間。

「所有店都不賺錢,成績最好的是大族廣場店,都是靠京東員工在養活,日均50萬年營業額」,7FRESH內部員工王鋒表示。


「營運也是大問題,現在7FRESH的高層來自各個零售店,都把他們曾經成功的模式複製到不同門店裡,整個思路不統一,對零售的理解也不深。」在王鋒看來,對於7FRESH,高層思路上還在動搖,劉強東個人並不滿意王笑松的工作。


據了解,之前7FRESH簽的地產商合作都不是獨家,7FRESH的競爭者盒馬鮮生為防止京東開標準店型,防禦性地布局了大面積空地,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7FRESH開店不暢。


目前,盒馬是「擴張再抓營運」的路子。從去年開始,盒馬密集投資了大量供應鏈企業,甚至與它們合作成立子公司。「控制供應鏈,這是一個正確的路子。7FRESH現在是聯營合作,什麼也沒抓起來」,一位零售業內人士表示。


開店受阻造成了對品牌商吸引力的下降。在去年12月7FRESH召開的餐飲招商大會上,王笑松詳細闡述了7FRESH的競爭力和優勢,但據參與該會議的京東人士透露:「參與的30幾家餐飲品牌反映都不積極,會議一結束就全部走了。」


對於不配合的品牌商,7FRESH內部甚至「威脅」:如果不跟線下合作就下架線上。


物流層面,京東在去年推出了「個人快遞」業務,切入C 端市場,不過能否對京東產生實質性的收入增長,還需時間的檢驗。


京東金融目前是整個京東發展最好的新業務,其獨立后估值超1330億元人民幣。京東金融的主要收入來源是供應鏈金融事業部和消費金融事業部,但這兩項業務都較為依賴京東商城,當京東商城業務無法爆發性增長時,這兩塊也較難取得爆發性增長。


去年5月,京東金融將旗下業務全面分拆組建,分成了個人服務和企業服務兩大群組。據接近京東金融人士透露,京東金融的個人服務群組近期進行了再調整,將業務板塊中的保險、東家、股票、財富管理等進行了合併。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數科智能大數據部總經理裴健也因家庭原因暫無法全職工作。


對於京東來說,「斷臂求生」是一種勇氣;「斷臂」之後該如何走,也同樣需要智慧。


在見智研究所資深分析師看來,當前的組織架構調整和優化是京東主動的選擇,有利於長期股東利益。「物流在任何時候都是一個基礎資產,零售效率也是持續經營的結果,這兩塊都是壁壘。未來,京東仍有機會成為一家能有持續回報的好公司。」




雪梨商學院:jooins101 在線互聯網商學院,為上班族提供職場管理信息及技能。



微信關注「雪梨商學」,每天零點準時發布職場技能和學歷資訊信息,對這方面還存在疑惑的地方也可以通過留言區或者微信後台進行諮詢,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復您!



  點擊這 免費獲取學歷測試的機會




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篇:雪梨商學院|巴黎聖母院大火已滅,但失去的歷史難回下一篇:雪梨商學院|下坡式人生,從996開始
分享到:

評論:

  • 暫無評論
2018年自考時間安排表
  • 1月
  • 4月
  • 10月

台湾省:

報名時間:2018年11月15-19日
報考時間:2018年11月20-27日
考試時間:2019年1月5-6日
-- 具體時間以考試院最新通知為準 --

台湾省:

預計報名時間:2月20日-2月24日
預計報考時間:2月25日-3月4日

考試時間:2019年4月13-14日

台湾省:

預計報名、報考時間:3月1日-3月10日

考試時間:2019年4月13-14日

-- 具體時間以考試院最新通知為準 --

台湾省:

預計報名時間:2019年7月15-22日
預計報考時間:2019年7月15-25日
考試時間:2019年10月19-20日

台湾省:

預計報名、報考時間:9月1日-9月10日

考試時間:2019年10月19-20日

-- 具體時間以考試院最新通知為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