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雪梨商學院|公司成立8個月就被20億收購,棋牌遊戲到底能多賺錢?

  • 編輯:雪梨商學院
  • 發布時間:2019-04-15 10:25:35
  • 閱讀量:69


棋牌遊戲公司將自己的每一款地方類棋牌遊戲,都打造成了當地的「線上棋牌室」,一座城市的人情世故也都從線下轉移到了線上,開闢出了一片驚人的藍海。


刺蝟公社 | 陳彬


「不玩了不玩了,今晚全給你贏去了」,電話那端,欣欣的朋友調侃完就掛斷了語音。


一個晚上的時間,欣欣通過手游《寧波麻將館》贏了兩百多元,她滿足地躺在床上鬆了口氣,隨後開始在淘寶上尋找心儀的衣服和鞋子。


90后寧波姑娘欣欣是麻將桌上的老手,也是該款手機棋牌遊戲的忠實玩家。「因為大家平時也都很忙,很難聚到一起,所以通過手機來玩麻將要方便點。」每天晚上的8點到11點,是欣欣固定的「麻將時間」,要是周末沒事,宅一整天搓手機麻將也很正常。


在傳統的印象中,棋牌遊戲的受眾多是閑來無事的中老年人。現如今,越來越多的90後年輕人湧入了棋牌遊戲之中,比起中老年人有著更強大的消費能力與意願,為其帶來了巨大的收益。依靠《天天鬥地主》等一系列棋牌類遊戲起家的禪游科技,已正式宣布已經通過了港交所聆訊,預計將於4月16日上市。



90后的棋牌人生


在欣欣接觸手機棋牌遊戲之前,受限於時間與地域,往往半年才有機會約上一次麻將。所以,《寧波麻將館》這一類棋牌遊戲的出現,算是滿足了自己和身邊朋友的「麻將癮」。每天和欣欣一起搓麻將的,都是90后或者95后;同樣是每天搓麻將的長輩,還是更喜歡線下棋牌室的那種氛圍,所以棋牌遊戲玩得比較少。


欣欣有著自己的麻將群,十來個人,每天麻將的組局就是從這裡喊人。他們對於麻將群的人員控制還算比較嚴格,只有每個人身邊關係最好的幾位朋友才會拉進群內。欣欣曾經為了認識更多的「麻友」而加入過上百人的麻將群,但沒過多久就選擇了退出,「因為打麻將總是要賭博嘛,這種群里都是不認識的人,一起賭博總覺得很奇怪。」


在她看來,手機麻將遊戲有意思的地方在於,不能像線下一樣用點小手法,所以輸贏全看運氣,玩家對於每局的結果也都心服口服。



因為遊玩頻率比較高,欣欣每個月在遊戲房卡上的消費在300元左右。在這基礎上,還有賭博帶來的開銷。賭博的形式,是通過遊戲結果私下發微信紅包結算。他們有一套自己的演算法:按照遊戲結束時玩家的座位次序來計算相應的花色,每個花色的價格有5角、1元和2元三種,具體還是看雙方的心情而定。雖然基礎單位小,但是按照當地的玩法,一定特殊條件下,輸的錢會翻倍。


欣欣自認為還是贏得比較多,但碰到運氣不好時,輸掉的錢也是筆不小的金額。在今年春節假期的那一周,她就輸得比較厲害。「我朋友過年的時候賺了兩三千,我輸了一千多,當時把我氣得都想去找外掛了。」


《寧波麻將館》不僅滿足了欣欣的「麻將癮」,也成了她維繫人際關係的一種途徑。「畢竟玩得小,關係的話還能促進感情。」欣欣之前也玩過很多類似的棋牌遊戲,最後棄游的原因都是無外乎身邊的朋友不玩了。所以,只要身邊的朋友還在玩《寧波麻將館》,她自己就會一直跟著玩下去。


地方市場帶來的棋牌暴利


欣欣所熱衷的遊戲《寧波麻將館》,採取的就是「房卡模式」。這一模式誕生到普及也不過3年的時間,卻給棋牌遊戲行業帶來了一個又一個的暴利神話。


「房卡模式」以前,國內的棋牌遊戲採取的多是遊戲匹配玩家配合金幣的模式,玩家所遇到的對手都是遊戲所匹配的陌生人。每局結束之後,根據勝負情況會獲得或失去相應的金幣,而金幣的數量則是玩家實力的象徵,部分「高級場」只有擁有一定數量金幣的玩家才能進入。騰訊的QQ遊戲中心則是這一模式的佼佼者。



棋牌在國內影響甚廣,堪稱是中國的民間「國粹」,但部分棋牌在不同的地方玩法卻大相徑庭。欣欣告訴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寧波這一個市內,不同地方麻將胡牌的演算法都不太一樣,北侖區和老三區的就有差別。即便是她所住社區的2個棋牌室內,麻將的玩法都有略微的不同。所以彼時棋牌類遊戲的另一大特徵,遊戲形式多為全國統一玩法的棋牌,例如鬥地主、象棋。


但在2016年4月,剛剛成立的棋牌遊戲公司閑徠互娛,創造性地在棋牌類遊戲中推出了「房卡模式」,顛覆了以前的棋牌遊戲。無需付費下載,遊戲內也沒有任何內購和廣告接入。遊戲取消了匹配機制,改為房主邀請,開房時需要通過微信購買房卡,閑徠互娛一張「房卡」的定價是3元。


與「房卡模式」相匹配的是區域代理商模式。代理商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先向閑徠互娛購買大批房卡,然後自行銷售,以賺取差價;還有一種則是將重心放在拉攏新玩家上,然而閑徠互娛會將這些新玩家的消費一部分返利給代理商。


也有遊戲玩家從中找到了可以獲利的地方。一部分麻將群的群主會主動購買一大批房卡,不斷拉攏身邊的親戚朋友進群,免費替群內成員提供無限量的房卡,所有參與遊戲的玩家則要提供給群眾一部分的費用。


這樣的模式被曝光之後,一度被質疑為是「傳銷行為」。因此,現如今的房卡模式棋牌遊戲,尤其是一些頂尖棋牌遊戲公司的產品,都將房卡變為了遊戲內購的形式。不過,閑徠互娛的代理商銷售房卡模式,至今仍有無數的模仿者,活躍在更多的三四線城市與鄉鎮之中。



2010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發布了《關於辦理網路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意見中提到了關於網上開設賭場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利用互聯網、移動通訊終端等傳輸賭博視頻、數據,組織賭博活動,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於刑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規定的「開設賭場」行為:建立賭博網站並接受投注的;建立賭博網站並提供給他人組織賭博的;為賭博網站擔任代理並接受投注的以及參與賭博網站利潤分成的。


閑徠互娛最初的代理商銷售房卡拉人頭的模式,很容易觸碰到法律的紅線。一旦確認閑徠互娛的代理商明知遊戲會被當做賭博的工具,依舊組織玩家賭博且售賣房卡,就很容易被判定為「開設賭場」行為。


相比之下,房卡內購模式就很好地避開了法律的風險,用戶無論是正常遊玩還是利用其作為私下賭博的工具,遊戲公司對此都無法知曉,自然也無相應的法律責任。


閑徠互娛的房卡模式能夠成功,在於其找到了地方棋牌市場中那片未被開發的藍海。


閑徠互娛針對台湾、台湾等地本土的遊戲玩法,打造了更加符合當地人需求的棋牌遊戲,在當地反而比全國性的棋牌遊戲更加受到歡迎。將遊戲範圍限定在一個地域之後,嫁接上通過熟人網路發展起來的房卡模式,當地的用戶量立刻就產生了質的飛躍。


最終,閑徠互娛將自己的每一款地方類棋牌遊戲,都打造成了當地的「線上棋牌室」,將一座城市的人情世故從線下轉移到了線上,開闢出了一片驚人的藍海。


第三方調研機構極光大數據所公布的《2017年中國地方性特色棋牌遊戲研究報告》顯示,閑徠互娛旗下的《熊貓台湾麻將》高居手游App滲透率榜首,達到了0.39%;而排行榜中下一款台湾本地的麻將遊戲《皮皮台湾麻將》,滲透率僅有0.09%,相比之下前者在台湾的麻將棋牌遊戲中幾乎達到了壟斷的位置。



在成立了8個月之後,這個初出茅廬的遊戲公司,被崑崙萬維以20億的驚人價格全資收購,閑徠互娛CEO譚星卸任,其在公司持股86.4%,出局之後將一口氣套現17.28億元。而根據收購前披露的財報,閑徠互娛單單是通過賣房卡,就獲得了2.8億元的凈利潤。


棋牌遊戲巨額盈利的背後,和玩家的認知也有一定關係。在眾多遊戲玩家看來,棋牌類遊戲和其他的移動遊戲其實是兩個「物種」。前者是線上版的棋牌室,只需保持原汁原味的打法,不需要高畫質和創新玩法。更何況打牌本身就要花錢賭博才有意思,花點小錢買房卡也是情理之中。


相比之下,後者要是遊戲性或者畫質不夠,便很難吸引到更多的玩家,想要維護現有的玩家,只能不斷推出新版本不斷創新。至於遊戲內消費?更多玩家對此十分謹慎,每一款移動遊戲中「零氪玩家」和「月卡玩家」都佔據了多數,這樣的情況在棋牌類遊戲中卻並不存在。


同一位玩家,面對移動遊戲30元的月卡,可能都嫌貴;但面對棋牌遊戲,一個月的300元的房卡只是最基本的開銷。對於棋牌遊戲來說,每一位用戶都能帶來經濟價值;隨著用戶滾雪球般地增長,背後的收益相當可觀。


閑徠互娛的成功,引來了無數人的模仿,一場地方棋牌遊戲的大戰拉開帷幕。


不同於常見的移動遊戲,棋牌類遊戲的開發門檻極低。即便創業者自身的團隊沒有任何遊戲經驗,都能夠通過專門的棋牌遊戲代開發公司,直接購買到遊戲代碼。一家棋牌遊戲代開發公司的銷售人員小薛告訴刺蝟公社,許多地方棋牌類遊戲,都是通過棋牌遊戲代開發公司製作的。


小薛表示,青島和響水當地所有的棋牌類遊戲都是他們開發的。他們可以根據客戶的需求來定製想要的遊戲,例如增加聊天窗口、語音等社交功能,價格也不盡相同。最便宜的基礎版,即只有「房卡模式」的棋牌類遊戲,一套遊戲代碼的定價在4萬元。相比於動輒幾十萬的移動遊戲開發,成本要低廉許多。


其結果,就是地方類棋牌遊戲競爭格外激烈,尤其在台湾等棋牌遊戲氛圍最濃厚的地方。即便到今天,在手機的應用商店中搜索「台湾麻將」這一關鍵詞,都能出現10款以上同類型的棋牌遊戲,但這些遊戲又都十分雷同,毫無特色。因此,如何動用本地的資源收穫更多的用戶,就是成功的關鍵。



曾經的棋牌遊戲從業者島島向刺蝟公社表示,同行之間獲取用戶都是靠各種方式進行地推。「送實物包地面廣告什麼的,反正不缺錢,幾百萬的砸。砸到這個小城市哪都能看到廣告。」


當時寧波的一位棋牌類遊戲創業者沈樂也是一樣,就將重心放在了本地宣傳方面。


2017年10月,沈樂在推出棋牌遊戲《阿拉寧波麻將》之後,便找了一家當地的公司,在寧波的一個商業綜合體內舉辦了為期三天的線下活動。主持人互動、麻將大賽、歌舞表演,全天不間斷地活動,給這款遊戲帶來了足夠的曝光量。只要參加麻將大賽就能收穫一份小禮品,闖入第三天的決賽還能收穫現金和最新款的蘋果手機,一時間將商場內的人流全部吸引了過來。


活動全程,沈樂找來了當地的新聞媒體和自媒體進行報道;最後一天,他還請來了一位TVB明星助陣,一時間將商場擠得水泄不通。最終,《阿拉寧波麻將》出盡了風頭,滿載而歸。


兩個月之後,富控互動便以13.6億元對價現金收購了《阿拉寧波麻將》背後的公司寧波百搭網路科技有限公司51%股權,創始人沈樂一時間身家上億。以至於新京報在當時發文質疑,富控互動以33倍高溢價收購,交易對方所做的業績補償金額遠低於股權轉讓的對價。


《阿拉寧波麻將》的活動現場


沈樂這樣的收購案,在2017年並不是個例。1月,天神娛樂以4.69億元的價格收購了樂玩網路42%的股權;7月,台湾邊鋒10億元收購台湾天天愛100%股權。這些被收購的公司,全都靠著地方類棋牌遊戲快速起家,擁有一定的用戶數量。


成功的收購往往帶來巨額的回報。崑崙萬維收購閑徠互娛兩三年之後,後者就成了前者營收的支柱。


作為曾經小有名氣的國內客戶度遊戲公司崑崙萬維,在客戶端遊戲整體遇冷的大環境下,遊戲業務受創嚴重。然而,閑徠互娛的加入,讓崑崙萬維煥發了第二春。在崑崙萬維發布的2018年上半年業績報告中,閑徠互娛的營收為8.27億,占公司總營收的46.78%,閑徠互娛的凈利潤和公司整體凈利潤相差僅不過數十萬。


整頓之後


資本瘋狂的2017年過去之後,兩座大山似乎擋在了棋牌類遊戲的面前。


2018年,棋牌類遊戲遇到的第一座大山,就是版號。早在版號停發之前,棋牌類遊戲一直是遊戲版號的主力軍。同年2月,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網站中公布了當月的審批信息,總共484款遊戲獲得了版號,這其中170款都是棋牌類遊戲,佔到了總體的三分之一。


遊戲版號停發,無疑給棋牌類遊戲公司拋去了一個巨大的難題。更不樂觀的是,去年年底恢復版號審批之後,棋牌遊戲卻遲遲不見蹤影,直到今年4月只有1款棋牌類遊戲獲得了遊戲版號。按照國家法律的規定,沒有版號的遊戲,不僅無法得到遊戲軟體著作權的保護,隨時可能面臨下架風險,更無法收費變現。


擺在棋牌類遊戲面前的另一座大山,是「賭博」爭議帶來的風險。


9月10號,騰訊旗下最受歡迎的棋牌遊戲《天天德州》因為涉賭問題下架。儘管遊戲內部本身不存在相應的賭博機制,卻被不少玩家當作賭博的工具,動輒數十萬元的賭資,還有詐騙團伙利用遊戲進行詐騙,背後的混亂不堪。除此之外,騰訊現有棋牌遊戲中的「房卡模式」,也被全部下架。



包括騰訊在內,很多大型的棋牌遊戲公司對於賭博行為的控制就非常嚴格,做到盡量合規。但對於部分的地方棋牌遊戲公司,卻依舊賭博行為泛濫。


至少在欣欣看來,玩麻將賭博,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雖然遊戲內寫著『禁止賭博』,但是我覺得這就和香煙上寫著『吸煙有害健康』一樣沒有說服力。」包括《寧波麻將館》在內的棋牌遊戲,玩家私下的賭博行為屢見不鮮。


雖然社會上不提倡個人的賭博行為,但平時的「小賭怡情」倒也不算違法。根據刑法第三百零三條的規定,構成賭博罪的前提,不但必須具備直接故意的一般主觀要件,而且必須具備「以營利為目的」的特別主觀要件。單純為了娛樂的行為,並不適用於賭博罪的範圍。可一旦沉迷於賭博行為,也免不了會影響到個人的生活,各種反面案例數不勝數。


版號的停發,似乎也沒有產生太大的影響。


島島告訴刺蝟公社,版號的停發肯定會有一定的影響,但他們公司之前就囤積了許多版號,所以其實遠不如對其他手游的影響力那麼大。


當刺蝟公社問及棋牌遊戲代開發公司的小薛,目前新出的棋牌類遊戲是否賺錢時,對方給出了肯定的回答,「就像是響水麻將,我是不知道對方是怎麼賺錢的,但是我能肯定的是對方肯定在賺錢。」


針對版號的問題,對方則表示不用太擔心。「現在查得緊,你棋牌遊戲拿到版號這種事就別想了。但是我跟你說,你只要把你的遊戲掛靠在我們的網路文化經營許可證上面,就照樣能賣房卡賺錢,不違法。」



根據法律規定,從事經營性互聯網文化活動,需要向有關部門申請審批《網路文化經營許可證》。而經營性互聯網文化活動指以營利為目的,通過向上網用戶收費或者電子商務、廣告、贊助等方式獲取利益,提供互聯網文化產品及其服務的活動,以網頁H5為主要載體的棋牌遊戲剛好適用。因此,公司擁有《網路文化經營許可證》,即便沒有遊戲版號,棋牌遊戲照樣能正常設置內購收取費用,唯一缺點就是產品少了遊戲軟體著作權的保護。


短短3年的時間,房卡模式在拓寬了棋牌遊戲行業市場的同時,自身也在逐步走向成熟。不過,除了模式不斷地創新之外,棋牌遊戲本身的遊戲品質和玩法卻沒有沒有太大的進步。


其實,棋牌類遊戲的質量,就像是棋牌室本身的環境一般,好壞並沒有那麼重要,更多人需要的其實只是這麼一個平台。形式從線下變為了線上,牌桌上的故事將一直繼續下去。



雪梨商學院:jooins101 在線互聯網商學院,為上班族提供職場管理信息及技能。



微信關注「雪梨商學」,每天零點準時發布職場技能和學歷資訊信息,對這方面還存在疑惑的地方也可以通過留言區或者微信後台進行諮詢,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復您!



  點擊這 免費獲取學歷測試的機會





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篇:雪梨商學院|蘇有朋喊話小虎隊:這些年欠下的該還了!下一篇:雪梨商學院|「我,190斤,營養不良」:3億中國人,正在遭受隱性飢餓
分享到:

評論:

  • 暫無評論
2018年自考時間安排表
  • 1月
  • 4月
  • 10月

台湾省:

報名時間:2018年11月15-19日
報考時間:2018年11月20-27日
考試時間:2019年1月5-6日
-- 具體時間以考試院最新通知為準 --

台湾省:

預計報名時間:2月20日-2月24日
預計報考時間:2月25日-3月4日

考試時間:2019年4月13-14日

台湾省:

預計報名、報考時間:3月1日-3月10日

考試時間:2019年4月13-14日

-- 具體時間以考試院最新通知為準 --

台湾省:

預計報名時間:2019年7月15-22日
預計報考時間:2019年7月15-25日
考試時間:2019年10月19-20日

台湾省:

預計報名、報考時間:9月1日-9月10日

考試時間:2019年10月19-20日

-- 具體時間以考試院最新通知為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