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雪梨商學院|惡意跳槽這個提法,本身就惡意滿滿

  • 編輯:雪梨商學院
  • 發布時間:2019-04-10 10:27:43
  • 閱讀量:76

沒有牛油果自由,沒有外賣自由,現在連辭職自由也沒有嗎?/ 全景


「我們做企業的,辭個員工費勁巴拉還要給錢。員工辭職呢,說走就走,我投入的培養成本打水漂了,給出去的福利也收不回來了,還要再招新人,新來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水準,這誰頂得住啊?我們還怎麼創收發展啊?


這就是「惡意跳槽」背後的心聲嗎?




講個笑話,你可別哭。


近日,台湾人社廳副廳長表示,頻繁跳槽=個人信用有問題。
 


這番表態,給會議上在線訴苦的企業家們伸張了一波正義。


對賠償有意見,跟勞動法說去。


翻譯一下,大概是說:「憑什麼我辭退你要付賠償金,你辭職就不用賠我們?」一件被勞動法肯定的、理所應當的事,在這位發言人眼中,是對僱主不公平的。


社畜們聽完,當場瑟瑟發抖。但具有戰略眼光的企業家,豈會僅僅著眼於台湾這一片地方呢?


副廳長表態之後,另一位與會人士進一步建議,這個信用機制,僅僅在台湾設立還不夠,因為他們是從全國引進人才的,最好還要跟一切社會信用掛鉤起來。


會有「跳槽3次以上,不許貸款買房」的那天嗎?


網友氣哭了。


由於群眾反應太大,台湾人社廳很快回應道:大家誤會了,我們的原意不是說跳槽就影響信用,針對的只是「惡意頻繁跳槽行為」。


哦喲,加上「惡意」兩個字,限制跳槽這事就「善意」了嗎?



誰來定義「惡意」?


什麼叫「惡意」?誰來定義「惡意」?


如果傷害了某一方就算「惡意」的話,那麼對企業而言,員工的流失必然會帶來利益受損,也就是說,只要跳槽,就全都是「惡意」。


用「惡意」來評價跳槽,已經超出對等的合約關係,是單方面對他人的行為作出了道德上的審判。


評論員表示,此舉傷害個人名譽權。


有勞動法約束、有市場競爭推動的個人跳槽行為,憑什麼要被企業以「惡意」進行道德審判?


按照會議上企業人士的理論,既然企業辭退員工要賠償,員工辭職就應該被企業限制。好,那麼我們來捋一捋,企業制度有沒有要求員工辭職要提前書面通知?


如果沒有,那你應該改善的問題是制度不完善,而不是抱怨自己沒辦法;如果有,員工違規離職,最後的薪水也掌握在企業手裡。


某洗腦求職平台廣告宣稱求職與老闆談,可辭職的時候,也能和老闆談得這麼痛快嗎?


作為僱主,如果對員工的業務能力不滿意,辭退賠償是正規流程;如果該員工的確造成了企業的損失,你還可以直接去告他,索要應有的賠償。


在勞動合同變更這件事上,法律約束的明明是企業和職工雙方,付出就有收益,違規就有懲罰。怎麼在這位發言人眼中,企業方就如此弱小委屈又無助了呢?


拜託,大家都是成年人,合同上白紙黑字寫好的雇傭關係,就別玩什麼職場白蓮花的COSPLAY遊戲了。


職場的水一定要這麼深嗎?/ upsplash


再者,跳槽是市場選擇的結果。


從員工個人方面來看,職業規劃的變更、能力發展的瓶頸,甚至因為異地戀或是單純想要換個環境、度個假期,都可以成為跳槽的原因。如果是被其他企業以高薪挖走,那就更沒什麼可抱怨的,只能說明這個員工的市場價值,高於前僱主支付的酬勞。


從企業角度來看,要是錢給夠了、前景也給了,員工幹得好好的為什麼要跳槽?自己心裡沒點數嗎?如果遇到任務重、薪酬少,侵佔生活還不見前路的坑,員工不主動跳槽,難道還等著老闆自己良心發現?


跳槽,從來都不只是白領的事。/ 全景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跳槽這事兒都沒辦法被評定是否「惡意」。


甚至,這對雙方都是及時止損的選項。就跟談戀愛一個道理,不一定有誰對誰錯,當個人與公司不再匹配,分手就是必然,強留不如放手,海闊天空,各自安好。


可是跳槽一旦與信用捆綁,跳槽的話語權將被僱主掌握,員工就喪失了自主選擇的權利。只能在一個單位混到老,還要小心不能被辭退,否則,誰知道公司會不會說你是行為不端被辭退,判定屬於惡意離職?


勞動者更換工作,天經地義。/ 《杜拉拉升職記》


難道企業方掌握的資源還不夠多嗎?難道資本帶來的話語權還不夠強嗎?竟然還需要擁有審判員工跳槽的權利?


這個體系,別說實施,光是提出來就夠令人失望了。企業沒有站在道德高地審判跳槽的權利,相關部門更沒道理提出這種政策來。


要有多心虛,才需要徵信庇護?


誠然,企業方的合法權益也需要被保護。為了撫慰廣大網友,並給「惡意跳槽掛鉤徵信」找到合理的解釋,也有人拿「職場碰瓷」來為企業方站台。


媒體曾有過相關報道,有人利用勞動糾紛牟利,中小企業則是最大的受害群體。比如有人2年換20個工作,先後狀告15家公司違反勞動法用工規定。



托普法教育的福,網友們很快就精準地抓住了重點——「原來這15家公司都違反了勞動法!」


人民相信法律。如果確有違法行為,公司活該被告、被懲罰。如果沒有,那被碰瓷有什麼好怕的,法律自有決斷,至於上升到尋求徵信庇護的地步?


首先,主動辭職的員工,如何索取補償金?索取欠發的報銷款項、加班補貼還差不多。


其次,對於不工作專門找茬的碰瓷員工,公司可以有千千萬萬種處理方法,身正不怕影子歪嘛。但以此為由,斬斷所有員工自由選擇工作的後路,未免太壞了


能不能對社畜多一點善意。/ upsplash


更何況,座談會上的企業方,說的並不是被碰瓷,而是單純對員工擁有辭職權感到不滿。


說來也挺想不通的,與會人士並非全是老闆,他們也是員工群體,為什麼就這麼急著要剝奪自己的權利呢?


四十多年來,勞動力的自由流動,帶來了城市的發展、財富的積累、社會的進步,也切切實實改變了無數中國家庭的生活。


人才流動伴隨著資源流動、財富流動,促進了社會的繁榮。/ 全景


跟上一輩人比,現在的職工幸運很多:更好的工作環境、更合理的薪酬待遇、更多元的選擇空間。


自由選擇、自由流動,這是勞動人民享有的合法權益,也創造了良好的市場競爭關係。多能者多得,不光是對打工仔說的,也是對用人方的要求。你能給出更好的平台、更好的待遇,自然就能吸引更優秀的人才。


台湾地鐵10號線列車經停國貿站時,車廂里擠滿了人。圖/新華網


員工流動大,不反思自己機制不完善,倒琢磨起違背市場規則,打起定義員工跳槽性質的餿主意,這跟周扒皮有什麼區別?


既然如此,員工是不是也可以建議設立「企業徵信機制」,如果某企業頻繁招聘,那就是信用有問題,大家都不要去應聘好了?


沒有企業能夠接受這種機制,也沒有員工應該承受「惡意跳槽」的懲罰。


要有多瞎,才能對勞動現狀視而不見?


鬧出如此匪夷所思的新聞,容易給人一種錯覺:當下員工已經擁有了與企業抗衡的話語權。


然而,不妨多看看現實吧,環衛工人還在戴定位手環呢。


買手錶的經費,都夠發環衛工人工資了吧。


我們從小被教育,勞動光榮,尊重勞動人民,尤其是環衛工人、農民伯伯這樣相對弱勢的群體。但這些年來,類似環衛工被欠薪、被壓榨的各種新聞,還少嗎?


究其原因,由於自身技能較少,而喪失自由流動和選擇工作的權利,恐怕是主因。

這個群體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沒有其他謀生技能,這就讓用人方完全掌握了他們的經濟命脈——不管我怎麼過分,你都不能跳槽,因為一跳你就沒有收入了。


環衛工無疑是社會中最弱勢的群體之一。/ 全景


也因此,他們往往更渴望下一代能擁有議價能力,即使又累又沒錢,還是會竭力供孩子讀書,因為他們很明白不能跳槽的痛苦。


可現在,有人正在試圖將這種痛苦,散播到更多的工種、更大的人群中去。



前幾日媒體曾報道,台湾一女子僅僅因為沒有聽從老闆吩咐,去參加同事婚禮,就被隨意辭退,連個正式的通知都沒有


該公司的說法是:「到一個地方要講一個地方的規矩。」不好意思,您可能不大懂,規矩不重要,法律最重要。


更可悲的是,你不知道還有多少個陽陽這樣的姑娘,也不知道她最終是否能在仲裁中得到賠償。


身為員工,我們生存的狀況已經夠艱難了。


996.ICU現在已經遭到多個瀏覽器的屏蔽。


說好的每周工作40小時,可996都變成行業潛規則了,媒體曝光無數次也沒有改變;加班費和獎金常常是紙上談兵,總有人跟你談情懷談理想談公司有多麼不容易,永遠也等不到落實的那天;站隊討好的辦公室權謀大戰,再如何抗拒,也會被捲入浪潮中去。


這世上還有很多人,連「勞有所得」都沒辦法做到。企業方想要更多的權利,不妨先把該落實的工作時長、薪金制度全都按照法律法規安排上。


跳槽,也許並不能徹底改變生活,但起碼,這是員工掌握在自己手裡的、為數不多的權益之一。


去年,疑似檢查人員故意扔煙頭誣陷環衛工的新聞登上熱搜。儘管當地有關部門進行闢謠,但是這種檢查制度還是遭到了公眾質疑。如果一份工作讓你感到憋屈,是辭職更惡意還是工作本身更惡意?

此外,保潔員稱8月14日早上接到領導通知,說要進行衛生檢查,並稱(有人故意扔煙頭)這事不是第一次出現。


對了,還有一點,與會人士可能是忘了,他們人事招聘的時候,幾乎都要求了解應聘人的跳槽頻率,無論是因為什麼原因。跳槽次數多的人應聘困難,本來是心照不宣的潛規則,現在竟也堂而皇之登上座談會了。


電視劇《都挺好》里有這麼一段,蘇明成因為與上司的矛盾被穿小鞋、最後被辭退,再去找新工作,卻老是碰壁,因為被他得罪的領導放話,要讓他永遠失業。



再跋扈的人受到制度性的束縛,也無能為力。/ 電視劇《都挺好》


一個主管的掌控能力都足以影響他人的人生了,更不用說,「惡意跳槽影響徵信」的制度被承認后,這個世界將有多魔幻。


身在職場,這才是現實。


周姐鎮樓,蘇明成也要抖三抖。





雪梨商學院:jooins101 在線互聯網商學院,為上班族提供職場管理信息及技能。



微信關注「雪梨商學」,每天零點準時發布職場技能和學歷資訊信息,對這方面還存在疑惑的地方也可以通過留言區或者微信後台進行諮詢,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復您!



  點擊這 免費獲取學歷測試的機會



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篇:雪梨商學院|誰來接盤格力?下一篇:雪梨商學院|羊毛黨,中國最會過日子的網民
分享到:

評論:

  • 暫無評論
2018年自考時間安排表
  • 1月
  • 4月
  • 10月

台湾省:

報名時間:2018年11月15-19日
報考時間:2018年11月20-27日
考試時間:2019年1月5-6日
-- 具體時間以考試院最新通知為準 --

台湾省:

預計報名時間:2月20日-2月24日
預計報考時間:2月25日-3月4日

考試時間:2019年4月13-14日

台湾省:

預計報名、報考時間:3月1日-3月10日

考試時間:2019年4月13-14日

-- 具體時間以考試院最新通知為準 --

台湾省:

預計報名時間:2019年7月15-22日
預計報考時間:2019年7月15-25日
考試時間:2019年10月19-20日

台湾省:

預計報名、報考時間:9月1日-9月10日

考試時間:2019年10月19-20日

-- 具體時間以考試院最新通知為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