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雪梨商學院|996工作制到底還要不要繼續?

  • 編輯:雪梨商學院
  • 發布時間:2019-04-08 11:20:54
  • 閱讀量:80


一個依靠高薪和透支員工身體維繫的高速機器還能維繫多久?如果不拼搏,拿什麼取勝?當 996 文化遭遇挑戰,實際上是創投圈的唯增長論到了一個關鍵節點——正反方都有話要說。


文 | 張信宇

來源 | 36氪Prokr

圖片來源 | 東方IC



准程序員 bofeiw 在 996.ICU 項目出現的第二天,就開始參與。每天,他花費兩三個小時在這個項目里,做一些類似幫助修改語法和格式錯誤的工作,這讓 bofeiw 在 996.ICU 貢獻排行榜上躥升至第二,僅次於項目作者 。他參加這次抵抗源於對自己未來的憂慮:一旦畢業回國,恐怕就要加入 996的「碼農」大潮里去。


996 文化在中國是司空見慣的,它代表早九到晚九、一周工作六天。這幾乎是中國創業時代的一個表徵,下至剛創業的公司,上至像阿里這樣市值近5000億美元的巨頭,都對這一文化習以為常。但不久前,GitHub上掀起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反對 996 運動,這讓人們開始反思:當節奏開始慢下來,類似19世紀工業革命早期的加班文化是否仍然有效及必要。


「Developers' lives matter.(程序員也是人)」996.ICU效仿美國黑人種族運動喊出了這個口號后,這個抗議中國互聯網公司長時間加班的項目在過去兩周席捲全球開發者,成為程序員聚集地GitHub上有史以來漲star最快的項目。


996.ICU 是一句口號的縮寫:工作996,生病ICU(重症監護病房)。這個短語源自中國語境,又帶點黑色幽默,簡單到能讓Github上的國外同行輕易理解,它現在以中、英、西、德等八種語言向來訪者展示,截至目前,996.ICU已獲得18萬的加星。


不同於一般的勞動者抗議,程序員希望用自己的方式來解決困境。除了列舉996黑名單公司,把勞動法再摘抄一遍,996.ICU 正在起草一份具有Github社區效力的開源軟體許可協議「Anti 996 Licence」,加入到這份協議中的開源代碼,將不被許可於那些實行996工作制度的黑名單公司使用。互聯網公司使用開源代碼的範圍非常廣大。


996 不是一個新鮮概念,中國互聯網素有狼性兇狠的加班歷史。中國互聯網高速增長了 20 年,以前,互聯網公司從業者 996 普遍能換來豐厚回報,多數從業者習慣了犧牲個人時間、換取公司增長。


但各大互聯網公司員工過勞猝死的案例,以及移動互聯增速放緩、創業環境變差,互聯網期權越來越難以讓人實現財富自由——36氪對創業黃金十年結束、中國互聯網期權兌水都曾做過深度報道——這些變化,成為了這場集體共鳴和反思的背景 。996的狀況是否還能夠持續?員工是否認為還值得、還願意繼續堅持?


這個議題也引起了足夠的爭議。


bofeiw 還在澳洲留學,他的認知是「開發者應該可以自由選擇,並且在選擇不加班的時候沒有任何壓力」,他對36氪說。996.ICU也告訴大家作為個體能做什麼:Go home at 6 pm without feeling sorry。(6點下班回家也不感到有壓力。)


但專欄作家連岳在微信公號里寫道,「996不過是提供一個選項,你願意,就留下,不願意,就離開。」而在評論區他更直接地對 996.ICU 項目作出評價「這堆人不過就是白左腦殘」。許多人同意這樣的觀點:互聯網行業薪酬本來就有溢價,加班時間已經包含在了你的工資里。


員工和老闆的矛盾正在公開化。有搜狗員工在脈脈上匿名吐槽公司統計加班時長,搜狗CEO王小川隨即親自否認這是成文制度,還加了一句狠話,「不認同公司制度的人,要麼適應,要麼反饋建議努力幫助公司提升改進。跑出來嚼舌頭,算啥?有種就趕快滾。」


但即使是程序員自己的群體里也有分裂。「這群人代表不了國內程序員。」一名在美團點評工作了一年時間的程序員就對 996.ICU 感到不屑。他認為只有對現狀不滿,但是自身能力有限的人才會去反對996。「我們沒這麼空。」


激烈的抗議行動,吸引的似乎更多是年輕的程序員。在 996.ICU 的貢獻榜上,前十名中至少四人仍然是還未就業的在校學生。


在百度、阿里、騰訊的公司內網裡,996.ICU 相關的話題雖然也有,但並不如在 Github 和 v2ex 上那麼火爆。「要是真 955,中國互聯網當天就崩了。」


這種工作模式的確關乎中國互聯網公司的運作。996.ICU 一度依靠支持者的力量整理出了996黑名單公司,他們的證據五花八門,包括知乎網貼、新聞報道和網友爆料,「不僅僅有BAT ,還有很多小公司」。不過這個名單暫時不能使用,新的版本還在開發中。


這遭遇了公司一方的反撲。996.ICU這個網址在上線后不久就被360、QQ、UC等中國公司的瀏覽器以各種理由屏蔽了。bofeiw為此感到擔心。在中國公司的社交軟體里,他開始用一些特殊符號或者拼音替代掉「996」、「輿論壓力」、「封禁」這樣他認為易受審查的敏感辭彙。


「這是GitHub上有史以來漲star最快的項目,過段日子也有可能是掉star最快的項目。」最近兩天,bofeiw發現996.ICU的熱度已經降低了一點,漲star的速度也變慢了。


但這不是一個應該被湮沒的話題。


36氪採訪了近 60 位新經濟公司的從業者,回答者包含了創業公司的創始人、大公司的新員工、中高層管理者。我們希望用來自不同角度、視角和經歷的聲音,儘可能全面展示人們針對 996 的思考。


有些角色的回答出人意料,比如一位 CEO 說,有朋友告訴他,「如果自己的團隊不加班,會在其他 CEO 面前覺得自卑」。還有一位曾在 ofo 經歷了資方撤資、部門「全月無休」的實習生說,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會有一種奇妙的集體責任感」。


這些回答,或許能加強不同角色間的彼此理解。


996.ICU 的協議最終被多少人採納、影響的範圍大小,都還未可知,甚至不少人認為這不會帶來實質性的改變。


但問題被看到、被公開探討,是走向改變的開端。


在 60 位被採訪者中,有 38 位反對者,8 位支持者,以及 14 位表達了中立立場。36氪精選了以下一些觀點和故事。




小米,運營


我很理解某些公司 996 的決定,有時候產品在關鍵時刻,就要比別人快,才有可能活下來。


我經歷過三家公司,其中兩家都是有過 996 階段的。最早的一家是創業公司,生存艱難,就一直是 996 的狀態,還要打卡。


當時我還是個剛畢業的萌新,半年多高壓工作氛圍。有個冬天晚上 10 點多,下著小雪,剛下班走在路上接了老闆一個電話:「群里現在怎麼有用戶的問題沒人回答!」。我一下就哭了,邊走邊哭,一直哭著走到地鐵站,第二天還是照樣來上班。


這份工作我是醞釀了好久才成功的換到下一家,離職的時候開心極了。當時不敢裸辭,不敢反抗996。因為沒有能力,沒有存款,沒有底氣。


前 ofo 實習生


「員工能接受 996 的前提是信任公司、認同企業文化,願意付出代價和公司一起成長。」


我覺得 996,放在特殊環境下(短期,不超過一個月)是可以接受的。而個體員工可以接受的前提是:信任公司、認同文化、覺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在 ofo 經歷了從軟銀撤資、部門領導(之前在滴滴任職)一天全部離開、后全部門「全月無休」的一個月。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會有一種奇妙的集體責任感,我的小老闆說「最難的時候要陪公司一起扛過」。


當時由於小藍單車宣告破產退不出押金,給業內各個公司帶來了很大「現金流」的壓力,但股東又看重這項指標,所以當時手上的所有項目都立即暫停,全部目標轉向「提升現金流」,整個部門進入戰備狀態。


雖然提前打的預防針是「全月不休」,但最後落實下來其實是 996 ,且周六加班的時間也基本就是半天。最後正式員工的加班應該是可以折算成調休了,不知道他們認為是否合理,但這種和公司「同生共死」的經歷,對當時還在實習的我來說,真的蠻珍貴。


Daisy,創業者,六點一刻 CEO  


「不支持996,但希望我的團隊能快樂地自願加班,我的團隊不加班我會很自卑。」


不支持 996。但是,我很希望我的團隊能快樂、開心地自願加班。


因為作為 CEO 自己本身會有很多焦慮,如果看到自己的團隊沒有人加班,就會更增添這份焦慮。並且我感覺現在加班這件事情有些被「綁架」了,我就會有創業的朋友和我說,如果自己的團隊不加班,會在其他 CEO 面前覺得「自卑」。並且也有很多投資人會說,我們看到的好的團隊沒有不加班的。


李陽,橙皮書創始人


「公司有996的自由,員工也有反抗996的自由,重要的是勞資雙方能否平衡博弈。」


我覺得因公司而異,公司有 996 的自由,當然員工也有因此而對抗你的自由。我比較中庸,希望大家能平衡的博弈,不要一強一弱。應該讓資方和勞方有博弈的機會,現在我覺得是資方優勢更大,勞方沒啥議價權。


脆脆,創業者,輕格鬥健身品牌 24KiCK 科技部負責人


「強制996隻會讓摸魚的人鑽空子,降低組織效率。」


不支持。如果有工作的確需要加班,我會主動加班,但很抵觸強制的 996,有效工作時間,比工作時長更重要。


作為公司來說,工作應該更注重結果,而不是某個人在公司待了多久。強制的 996 會讓有自覺性的人覺得不爽、讓混吃等死的人鑽空子,反而沒有達到真正的目標。


我之前在大公司,有一陣公司會要求 996,但是其實在周六來大家效率並不高,來了就來聊聊天什麼的,或者打個卡就出去玩了,完了再打個卡。


現在在創業公司,我們有個固定的上班時間,有打卡時間,但相對彈性,因為現在團隊小,每個人要做的事情很多,所以大家即使是不在辦公室,也是出事了立刻響應。比如我現階段在負責的一些工作,很多需求要在特定時間點完成,有一次就是在路上,停在路邊完成了信息發布。但是公司如果強制要求我996,我就會覺得公司很不信任我,那麼我 996 之外的時間,也就可以事不關己了。


王博洋,旭宏醫療董事長兼 CEO


「不支持996,畢竟創業者的血液是 7 X 24。」


說實話我不支持996,因為創業者血液是 24/7。


我的團隊的文化是球隊精神,大家為了願景,共同的目標一起合作。 以結果導向去有效的工作。而且勞逸一定結合,只有效率提高才行。形式的要求都沒必要。我們團隊一直是這麼執行的,這也是我從澳洲多年經歷中總結的。


伯恩,若飯創始人


「員工有無數種方式降低效率,干預考勤是最末端的選擇。」


不支持 996。從企業管理角度來說,一個公司但凡進入到干預考勤的階段,那企業文化肯定有問題。即使執行 996,員工有無數種方式降低工作效率,降低工作品質,來補償被限制自由造成的心理失衡。


騰訊,產品經理


「996是低成本的違法行為,和殺人無異。」


說下我的個人看法,996其實就是違法行為,只是這個違法成本太低了。從本質上來說,故意殺人和強制996都是違法行為,法律是什麼?是群體為了正常發展制定出來的一套法則。


996 跟故意殺人但卻逍遙法外,本質上是一樣的。如果大家覺得上五天班不科學,大可以提議案修改法律,何必選擇執法。美其名曰為了社會發展,團體發展而肆無忌憚的壓榨行為,我覺得是嚴重摧殘人的啊。


互聯網公司,高管,70后,管理 200 人部門


「工作無非為了名和利,996 也是一種自我激勵。」


不理解朋友圈裡為什麼有很多人轉發抗議 996 工作制的文章,我們部門也沒有執行 996。


有必要的時候 996 一段時間是可以的,但是我不支持長期 996 。


對於強烈反對 996 的員工,我想說:既然你們反對 996,那為什麼要來這個公司呢?可以選擇其他的公司,或者換一個壓力小點的行業。其實不論普通員工還是管理層,都一樣,工作無非就是為了名和利。可怎麼才能實現呢?能力是一方面,還有一點就是自我激勵。希望大家在工作壓力較大的時候,懂得如何積極調節自己的情緒,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成長。


創投圈編外匿名人士


「當大家從員工變成 leader 的時候,就能理解為什麼企業會 996。」


從支持的角度來看996是符合中國發展要求的,快速發展需要全員支持,尤其是互聯網時代。有點革命的精神,趕超發達國家哈哈哈哈。


不支持的角度就是,這是對人性和人權的侵犯,對個人來說,影響健康、影響家庭生活、影響個人成長。不同角色的員工需要不同的工作方法和空間,創作型員工,更需要時間來吸收信息、吸收養分、排空大腦,進行創新創造。生活角度來說,這也造成了中國離婚率持續升高。


只不過,當大家從員工變成 leader 的時候,在目標的指引下,就能一定程度上理解,為什麼996這種形態會被越來越多的企業所引入。


互聯網公司銷售,從業 3 年


「很多互聯網公司的崗位重疊度越來越高,人員效率的優化,難道不比增加工作時長更重要麼?」


首先,互聯網公司的工作節奏和強度相比於其他行業確實都要高出不少,而且針對某些崗位:比如記者/公關、市場銷售的從業人員哈哈,周六日也往往都在家進行移動辦公。員工也需要有一個停下來休息和調整心態的時間,才能更積極的工作。


其次,員工的工作效率越高效,每周甚至每個月能為公司創造出來的實際價值就越多,時長只是一個表象的參照數據。而且在很多公司能看到員工雖然在工位上,但是一天真正能做的工作很低效,做的事兒少。甚至現在很多互聯網公司的崗位重疊度越來越高,本身就存在冗雜的情況,人員效率的優化難道不比增加工作時長更重要麼?


張羽,安歌信息技術(台湾)有限公司 CEO  


「坐在 CEO 的位置上,員工付出的再多都不夠。 坐在員工的位置上,公司永遠對不起自己。」


1、如果公司在一線城市及台湾,996 是可以的,在其它城市996很難招聘到員工;


2、公司在員工入職前先約定好 996,那麼但凡來面試的同學,多數是認可此規則。反之會出現大量抵觸的聲音;


3、BAT是 8 小時工作制+雙休,實際上很多同學自發的執行 9、11、6,很少有人抱怨;


4、坐在 CEO 的位置上,員工付出的再多都不夠。 坐在員工的位置上,公司永遠對不起自己,因此達成共識的尺度需要拿捏好。


電商公司,員工,工作 1 年


996企業可以是員工的一種選擇,但不能是「不能不選擇」。


我認可某些企業在某些階段是需要員工大量加班的,但是不支持這種現象規則化。規定上班 12 個小時,和規定上班 7 小時。但是由於工作需要加班到 12 小時,在本質上是有區別的。我也不支持這種情況變成普遍存在的現象(不管企業有沒有真實的需要,都這樣要求)。


公司總會度過艱難境地的,但是如果這成為了一種規則和常態,大家會不自覺地產生奴性,去接受這種不人道的規則。然後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進這個坑,就會有越來越多的 996,然後不接受的人就會發現,自己可選擇的地方變少了。


最後,反抗越來越難,形成一種——彷彿一天工作7個小時,準時下班就是一種偷懶的恥辱。


陳志華,悟空保CEO,工作 20 年


「創業公司996是一種創業精神。」


創業公司目前存活率非常低,能活到三年以上的只有7%,所以很多創業公司談996,更多的是代表一種精神。並不是說早上九點、晚上九點、一周六天這樣的工作方式,其實有創業公司甚至比這個會更緊。


我覺得 996 最終是對公司和對員工負責。因為公司如果最後倒掉,其實對所有員工都是不負責任的。公司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需要,比如公司還沒有完善的商業模式、沒有實現盈利的時候,可能會拼得更多一些,等到發展平穩了,可以考慮工作和生活平衡一些,張弛有度。所以我會覺得大家都要理解這個事情。比如說我本人,我覺得我的工作時間肯定不是 996,其實無時無刻都在想創業的事情,這個是沒有辦法用時間衡量的,原因是因為要對用戶、股東、員工負責。


電商從業者


「這種經濟環境大家應該一起努力,我支持996。」


我支持有 996。因為我覺得 996 沒什麼的。從 2017 年開始,18年、19年,一年一年的這個經濟形勢越來越不好,企業維持下去都很困難。在這種時期大家是應該一起努力的呀,這個很正常,況且像某一些工種,研發等等,大部分下班時間其實都在 11 點或者凌晨兩點。對他們來說,996 和 955 的沒有什麼區別,對嗎?


但是這個制度應該是可以有選擇性的,比如說一些助理、職能崗,是沒有必要 996 的,因為他們確實沒活干,六點多以後大部分員工下班以後,這個職能部門就沒有事兒了,沒有人會下班的時間去辦社保、交接手續,對不對啊?包括我的助理,我走不了他就走不了?這沒有必要嘛。


所以對於一部分人應該也只能無奈,繼續堅持,這部分群體應該是 90 后、00 后,他們需要更多時間來感受這個社會,需要多彩的生活,80 前主要還是會影響到家庭,80 后的我們應該是最辛苦的一批,能感受到公司的困境,無法割捨多年的付出,對公司還是有感情的,我們也無法離職,事業基本定型,經不起變動,經濟壓力太大,只能是理解萬歲,挺身前行,挺過寒冬花一定會開的更燦爛,我們能挺住。


企業服務創業公司,CEO


原則上不支持。共和國成立以後,每周工作 6 天。後來加入WTO,改成 40 小時工作制。


短期的臨時的996是沒有問題的。但對於那些成名已久的大公司,搞 996,其實是用大量重複工作來掩蓋內部管理的低效。


券商投行部員工,工作 1 年


為什麼要問 927 的人支不支持 996??(註:927 是早 9、凌晨 2 點、一周 7 天)


上單英雄(花名),工作 2 年,依然是小朋友


不支持,核心原因:這是以消耗年輕人生活和健康的惡性競爭,芬蘭的創業氛圍證明了不用 996 也能誕生偉大的創業公司。


游族員工,工作 3 年


反對。凌晨三點在開會,無加班費、無調休,離職率飆升事出有因。


今日頭條,運營,工作半年


無感。雖說頭條 996,但不打卡,有加班費,做好事情就可以。


百度,運營


不支持。996 制度去死吧。


教育集團 ,課程顧問 ,工作 5 年


不支持,工作狀態很差,身體亞健康,身邊會有承受能力差的同事出現自殺傾向。


創業公司合伙人,工作 6 年


無感,單身+不夠優秀,只有努力啦。很少有公司有加班費吧,所以接受也沒什麼。


互聯網金融公司,工作 3 年


當然不支持,曾經有兩年時間每天 12 小時、周休一天,現在經常跑醫院。


騰訊產品經理,工作 3 年


不支持;996太反人性,我目前是10:30上班,22:30下班,周末會留0.5天思考業務。


劉陸洋,遊戲開發工程師,工作4年


不支持 996。請按法律法規給加班費,給錢就加爆。


債券交易員,工作 1 年


我覺得要看賺不賺錢、或者喜不喜歡。如果兩個都沒有就不值得了。不過我自己是不能只為愛發電的,我只能說我欣賞這種人。




雪梨商學院:jooins101 在線互聯網商學院,為上班族提供職場管理信息及技能。



微信關注「雪梨商學」,每天零點準時發布職場技能和學歷資訊信息,對這方面還存在疑惑的地方也可以通過留言區或者微信後台進行諮詢,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復您!



  點擊這 免費獲取學歷測試的機會




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篇:雪梨商學院|矽谷「工作至死」的文化瘟疫,正在毀滅全世界上班族下一篇:雪梨商學院|五環外與鄉下人的悲歌
分享到:

評論:

  • 暫無評論
2018年自考時間安排表
  • 1月
  • 4月
  • 10月

台湾省:

報名時間:2018年11月15-19日
報考時間:2018年11月20-27日
考試時間:2019年1月5-6日
-- 具體時間以考試院最新通知為準 --

台湾省:

預計報名時間:2月20日-2月24日
預計報考時間:2月25日-3月4日

考試時間:2019年4月13-14日

台湾省:

預計報名、報考時間:3月1日-3月10日

考試時間:2019年4月13-14日

-- 具體時間以考試院最新通知為準 --

台湾省:

預計報名時間:2019年7月15-22日
預計報考時間:2019年7月15-25日
考試時間:2019年10月19-20日

台湾省:

預計報名、報考時間:9月1日-9月10日

考試時間:2019年10月19-20日

-- 具體時間以考試院最新通知為準 --